当前位置:>明星娱乐>内地>正文

许京:供港生鲜供内地仅是开始 接轨国际指日可待

2019-03-27 来源:未知 责任编辑:-1 点击:

分享到:

  人民网10月19日电(记者孙杰)9月23日,2016年度供港生鲜招标发布会在京举办,宣布在足额保障香港市场的前提下,明年将有200亿元供港生鲜产品投放国内市场,包括北京、上海、广州、深圳及长三角、珠三角的60万居民将首先开始享用,产品覆盖肉禽蛋奶、瓜果蔬菜、米面油及调味品等。

  一时间报道铺天盖地,要知道供港食品的安全率达到了99.999%,这对于一直都只能持币观望的内地消费者来说,无疑是一个大好消息。

  但随之而来的也有很多质疑,供内地生鲜会否执行更严格的食品安全标准?毕竟“一流产品出口、二流产品内销”的双重标准已经存在了多年,如何打破,如果监管,如何避免成为少数人的专供食品,如何做到过程中不出现假冒和掉包现象……对于这些问题,商务部中国国际贸易学会国际品牌管理中心主任许京于2015年10月19日上午10:00做客人民网视频演播室,给广大网友一个面对面的解答。

  [主持人]:9月23号发布这条消息之后,吐槽的声音和点赞的声音都有,您有什么感受?

  [许京]:主流媒体的声音都是肯定的,对供港生鲜是充分肯定的。更多就是羡慕嫉妒恨,我们在羡慕嫉妒恨背后更多看到的是一种期盼,就是对我们这个工作的期盼,我想分享一下我的经历。在18年前,我在外经贸部工作的时候,第一次接触供港生鲜的时候第一次也是震惊,也是羡慕嫉妒恨,关键是18年前我们开始行动了,18年一直在做着准备,做着工作。所以当今年两会总理提出来以后,我们第一时间开出了我们的小火车,也就是这次行动的标志,开始着回归之路。

  [主持人]:越是那些质疑的人,越对食品安全比较关注,甚至比较迫切有这样的需求,那么供港食品供销内地的提议,初衷是什么?我们想通过这个做法想让老百姓获得什么好处或者转变什么状况?

  [许京]:回归的核心是接轨,让人内地产品与供港接轨,这对消费者是一种福音。因为多年以来,消费者反映最强烈的就是双重标准问题,这对老百姓来说是一个良好的愿望。不光是香港,未来还会接轨日本标准、美国标准。

  [主持人]:我们经常感叹我们要去邻居家买米、买面、买酱油。18年前有这样一个行动和计划,这时候推出,我们为什么在这个时候大刀阔斧做这个事情?

  [许京]:18年前我向有关领导提过,我说了一个非常重的话,他说时机不成熟,我理解就是国内市场消费能力偏弱。现在天时地利人和都具备了,所以在这个情况下没有任何可以犹豫的。

  ?[许京]:首先是国家提出要求接轨。地利是中国市场很明显已经成为全球第二大消费市场,有逐步的能力。第三关键是我们消费群体有这样的意识,对高品质生活,对高品质产品有着强烈需求。存在这样的现实,中国可以制造高品质产品,也有高品质消费者,我们就是如何搭好这个桥梁。

  [主持人]:您刚才提到高品质的消费者,我们能够买得起,可能以前我们的经济实力或者每个居民、老百姓的工资还不是那么高。那么现在我们能买得起,这说明确实存在香港地区或者是外销食品或者是物品它确实要比国内一部分产品质量要高,这个高具体高在哪儿,能不能给我们具体解读一下?

  [许京]:关键是标准,我们说的标准。从理性的标准到感性的标准,理性就是数据,就是农药残留和重金属残留,一般比大陆偏高。从感情标准来说更直接,比如说它会要求供90斤的猪,我们想90斤的猪确实最好吃。比如桃,它会规定每棵树上只能结多少个桃。

  [主持人]:说到高的标准,最重要就是监管,我们很多人说同样的厂家生产出来的怎么能有两套标准,可能就是一个监管的问题,我们每年花了大部分财力或者关注度去监管那些现在说供港食品五个九,就是99.999%,同样厂家生产出来的东西为什么会有这两套标准?

  [许京]:我个人理解监管固然重要,但是目标市场的导向更为重要,为什么刚才提要优质的消费者,这来自消费者导向。之所以有人愿意生产供港五个九产品,是因为香港方面提出更高的要求。更高要求就是日本,日本是世界上要求最高的国别,依然有大量企业愿意为它生产,除了监管以外,就是目标导向。

  [主持人]:在之前我们说了一段大家比较质疑的。我们接下来说说点赞的,初期计划投放200亿元生鲜产品,会不会在具体门类上有区分或者投放市场?

  [许京]:我先解释两点。网上有很多质疑,说是不是富余的产品。很多人说剩余的,我们想强调富余的产能。以生猪为例,大陆供港高峰是310万头,但近年一直维持在120万头,也就是说有近200万头的生猪的富余能力,并不是说卖不出去。比如大陆只是用一般生产的量供香港,至少有两班的余量供大陆。我们供港的区别就是出厂后一个去香港,一个去大陆,并不是卖不出去,而是同时下单,同时生产。第二点,为什么网友质疑要保证香港?我从个人角度,我也是做父母的,可怜天下父母心,孩子即使再调皮捣蛋,也不能让孩子饿着,希望大家理解。应对网友的质疑,是不是会变成特供,会不会只供权贵,我心中也想过这样的问题,如何避免这样的导向,因为60万份对中国这个市场确实非常少。

  [许京]:所以这个商品我们想参照两个办法,一个是上海车牌拍卖方法,一个是北京的摇号。我们就这两个原则相比以后,我们发现北京的方案可能更适合我们的导向,如果上海车牌拍卖就会导致价高者得,对普通家庭不公正。北京摇号可能对普通家庭来说更容易公平。从产品分配上我们观察到不同的现象,北京、上海消费特征有明显区别,有些适合广东销售的蔬菜并不适合在北京,也不一定适合上海,比如说大白菜北京喜欢,油麦菜广东喜欢,我们正在做大数据调查,尽可能完全不同城市的需求来进行精准的投放。

  [主持人]:争取不要浪费,每一点一滴都流到它应该在的位置上。您刚才提到一点,按照北京摇号的方式,会进超市,还是以什么具体的形式,现在有方案吗?

  [许京]:关于进超市问题,我们为什么没有选择进超市,而是选择直供方式。第一点,进超市一定会出现假货、掉包现象。第二,进入超市会增加很多费用。下面会详细解释。

  [主持人]:您此次提出供港生鲜供内地项目,双重标准已经很多年存在,大家也知道,这次是要打破双重标准,困难在哪儿?或者说如何打破?

  [许京]:供港之所以保证五个九,从我做记者的一段时间调查来说,确实有强大的国家意识保障。但是我觉得刚才说的市场的拉动更为明显,要想打破这样一些障碍,我觉得市场的力量一定是为主导。很明显,这次发布会以后,网上市场力量大家已经看到了,有多少网民有激烈反应。要想推动这个事情国家意志不可缺少,我们希望要像供港意志一样来推动这个问题,这也需要各个部门通力协作,才能完成这个事情,让政府之手和市场之手完美结合。

  [主持人]:您觉得现在有哪些困难会让双重标准继续存在,或者阻碍好的趋势的推动?

  [许京]:利益集团。形成障碍的就是利益集团,从我们感受压力来说,也是来自利益集团的压力,因为这样标准推行会冲破现有的潜规则。对我们来说,有两大困难。第一是监管的问题,就是能否完整复制供港监管,继续保持五个九的监管品质。更大的挑战是来自商务环境的复制,大家并不了解供港商务环境和供内地区别在哪儿。做供港企业只需要做好生产,剩下一切问题都是香港方面解决,也就是香港买家会解决所有问题。反观大陆非常困难,从进入超市就需要建立品牌,建立自己的渠道,发展自己的经销商,然后再结算,在账期、定价方面都有根本性不同。相当于香港商务环境,香港的管道是方的,大陆是圆的,怎么接很难。

  [许京]:为什么愿意出口,主要是简单、安全,一般是开信用证,可以提前锁定利润。大陆不通,压款、账期。日本超市收15%的费用,大陆收45%,加上潜规则费用,基本毫无利润可言,这些都是我们要打破的。

  [许京]:各家都不动,厂家只做生产,厂家只需要告诉我们提货地点和银行账号,剩下工作都是由我们完成。消费者也不变,消费者依然像原来一样简单购买,要变化的是我们的平台,上面接方,下面接圆。

  [主持人]:看似非常简单,您说上面接方、下面接圆,需要很多内部的部门、单位他们要通力协作,甚至还要去,协作之余要勇于担当,冒出这个头,希望扛下这个担子,但是谈何容易。也不是说我们供内地的产品,所有产品就比供香港地区或者国外地区的数值要低。比如供香港的腊肉。

  [主持人]:像出口,香港地区检疫工作制度定制了一些标准跟内地不一样,有高有低,不一定对我们全是坏。我们说到五个九合格率,最重要就是监管、制度,其中要花费大量的资金、人力、物力,包括政府的、社会的,这方面我们有什么考虑,能够在短时间之内有一个很好的效果?

  [许京]:这就是我们先用200亿进行测试的原因,首先要保证品质不变,第二,保证价格是中国百姓可以承受。同时要为大规模推广提供一个可借鉴的模型,包括费用问题、程序问题。我相信通过明年一年测试以后,这些答案都可以得出来。

  [主持人]:就您现在预计,如果达到您预计的改变,需要牵动哪些部门,或者需要哪些部门去做一些事情?人多力量大。

  [许京]:从外转内来看,牵扯度牵扯到质检总局负责出口监管的,涉及到食药监总局,也就是内地监管部门,也涉及到商务部流通的管理部门,目前管理部门是三个,未来还会涉及更多部门。

  [主持人]:所以还有一个很关键的问题,如何保证在供应商在供应过程中不调包,进超市不是非常好的办法,不偷工减料,这样一个办法我们想知道具体是什么样?

  [许京]:我在回答你问题以前,我先介绍一下供港监管的特点。大家知道香港是一个孤岛,所有大陆产品进入香港只有一个通道就是深圳,也就是说,深圳方面和香港方面只要联手管好一个口岸,监管好一个点,就可以管好全国的供应商,就是一夫当关万夫莫开。进入内地以后,就是五关口守,四面都是通的,另外有包可调。在香港调包没有可能性,但在内地有农贸市场,有大量做这个行业的人,所以监管难度可想而知。针对你说如何不调包问题确实非常之复杂,这也是我们近期争论的焦点。所以可能会给大家两个答案供大家讨论。第一个答案,就是有关部门提出的解决方案,说建一个公共信息平台,将这些供港企业的产品信息公布出来,这个方法非常简单,就能完成任务,而且很快能够出政绩。因为平台一公布,大家都可以采购,买家都可以采购。但是我们推演完以后发现这个模式可能带来一些危害,第一,上游可能确实信息是真实的,企业确实是好企业。但是供港企业上万家,产品几十万种,如果经过排列组合就会产生几百万个买家,有专门卖酱油的,也有专门卖面包、专门卖牛奶的,那意味着下游有几百万家的监管,这是把责任抛给下游。这是第一大危害。第二大危害,我们看到更多经销商一般会采取买一份真货配十份假货的方式牟取暴利。这是讲良心的,不讲良心的一般是买一份真的配一百份假的。对消费者来说很难辨别,生鲜行业非常难区别,不像LV包包一样好区别。同样是蔬菜,供港和供大陆的,凭消费者眼光来看很难区别。大家知道近期大闸蟹上市,你去市场以后发现遍地都是阳澄湖大闸蟹。

  [许京]:关键是可以两毛钱买一个戒指。你想水中的鱼怎么戴防伪标志,很快会出现大量假货。针对这个情况,我们做了一个基本判断,如果建新平台可能是对开头负责,不能对结果负责。那我们想我们该怎么做?怎么让它无包可调?所以我们采取了一种比较笨的办法,也就是说我们要建立封闭的供应链,比如幼儿园,幼儿园要完全封闭,坏人进不来,放学的时候要派校车一家一户送到家庭去,让家长签收。

  [许京]:我们是厂家出厂前,由监管部门签收送到各地的监管库。经销商可以销售,但是不能碰到货,人和货分离,见不到包,也就没有调包的可能性。经销商只要把信息告诉我谁要买,他负责把信息提供给平台,就送到你家了,搬运都不让搬,你就说你同事要两箱水果,把地址、电话告诉我,直接把货送到你同事家,你见不到货。这是较为笨拙的方法。

  [许京]:对,关键大家怎么理解。如果制度长期建设下去,成本只会降低,因为减掉大量的防伪成本和营销成本。

  [主持人]:去打假货一个方式如果坚持下去,一年两年成本非常高,但是五年十年……

  [许京]:不需要,我们做过推演,只要坚持三年,整个边际成本会大量下降,因为消费者识别度高了,所有营销成本、物流成本都会下降。

  [主持人]:这个品牌在老百姓心中的认可,包括信任度,他一看到这个产品就放心了,避免中间的掰扯,或者花大量时间给老百姓释疑解惑。

  [主持人]:这就像运艺术品的方式运生鲜产品,生鲜产品首先要安全,这是老百姓最低的底线,如果这个不安全或者说有问题,质量问题,这可能比一个名牌包或者一件艺术品对老百姓的危害更大。

  [许京]:这个项目首先要对历史负责,因为供港生鲜价格,在我们手中毁掉,可能是对历史的犯罪。

  [主持人]:平台采购标准就是买家标准是怎么定的?究竟是什么?是如何制定的?许主任能不能给我们解释一下?

  [许京]:首先作为一个中国消费者,在买家标准推出之前是什么状况,你可能也会碰到,或者你太太也会碰到。在中国作为消费者要是记忆大师,比如这个怎么鉴别,那个怎么是假的,从识别豆子,到识别鱼,到识别很多很多,首先得记,大量记。第二,他应该是一个很称职的化学家,要做很多实验,我看电视台搞了很多实验,怎么实验假奶粉,怎么实验假豆腐,怎么实验假鸡蛋,对消费者是难以承受之重。食品安全专家说了这样一句话,大家就随意挑吧,这样中毒的几率会低一点。每天换不同的东西吃,中毒几率低一点。我们建立买家标准是基于这一点,如何帮助消费者选择,就是帮消费者简单判断,谁是好人,谁是坏人,而不是带着书本、电脑去鉴别。[10:34]

  [主持人]:每个大妈都是生物学家、物理学家,比如报纸、短信上又说了什么,她去对,过两天又变了,让每个人都是养生专家,但又不是,不知道怎么吃了。

  [许京]:背后是一个机制保障,不是靠道德保障,是有一个团队帮消费者做选择,帮消费者把关。消费者只要信了这个标准,剩下问题都是我们解决,他不用面对成千上万可能出现的问题。

  [主持人]:就像老百姓上医院就医,我把我交给大夫就成了,我不需要了解针怎么打,我就解决我的问题就行了。

  [许京]:这是问题最大之处,我们要对消费者负责,消费者不用向企业问责,这都是我们负责。

  [主持人]:你们做的工作就更多了。之前我们供内地的生鲜产品或者传统的一些生产商考虑不到的地方,现在我们要拿来做,增大了我们很多工作或者是增大了很多我们的负担,有哪些细化?

  [许京]:这次买家标准采取了一个简单的办法就是拿来主义,哪个国家好我们就直接拿来。第一阶段拿来的是香港的买家标准。第二阶段可能在明年下半年正式推出供日标准,会更严格。我非常欣喜告诉大家,中国不仅供港用五个九,供日也达到99.8%,各国里供日产品是最高的,对不同蔬菜都有不同蔬菜的要求,菠菜是菠菜,韭菜是韭菜,芹菜是芹菜,非常细致,在这种情况下,中国企业依然可以达到最高。所以我们这次采取拿来主义,什么标准高就用什么标准,这就是用简单的方法找对标,消费者只要信任供港标准,只要信任供日标准,再加上监管体系,这就是买家标准,以及符号推送的作用。

  [主持人]:好东西我们一定能够生产出来,一样能够让老百姓享用。但是好东西人人都想用,您刚才提到又变成一种特供,可能在短期之内只能一少部分人享受到,怎样逐步解决,有没有一个时间表?

  [许京]:请大家给我们一点时间,这个时间并不会太长。我们第一阶段希望供港企业尽快扩大产能。第二阶段,刚才说到我们在山东已经建了供日的产品采购基地,很快就将把供日产品在同等价格下希望企业优先供应国内,我们已经向企业打了招呼。

  [许京]:企业主反映很强烈,说等这一天我们也等了几十年。大家难以想象,中国最好的大葱、生姜在北京买不到,但在东京可以买到,明年我们可以买到最好的大葱、生姜。

  [主持人]:能不能通过我们的努力,以后国内食品生产企业整个领域都会逐渐净化,或者让更多的好孩子带动那些坏孩子?

  [许京]:主持人你这句话非常关键,靠我们一家是无法解决所有问题的,但是通过我们示范作用,一定会带来正能量,让更多的好孩子有糖吃,让更多的人变成好孩子。

  [主持人]:因为有一点大家要坚信,随着国家世界排名、GDP不断升高,国家不断强大,老百姓的日子会逐渐过得更好,我们收入会提高,我们能够接受稍微好一点的消费,这是不争的事实,也是一个趋势,今后我们不仅仅会考虑价格,质量优先的前提下,会考虑更好的产品,吃更健康、更养生的产品,这样的趋势还是比较乐观的,所以在许主任的眼里看来,让更多的好孩子带动那些想学好,但是目前条件不是很成熟,眼光或视角还钻在钱眼里的生产商变好,净化国内生产领域的行业。

  [许京]:当好孩子越来越多的时候,社会监管成本会下降,生产成本也会下降,我并不认为未来一定是高价的。我们一个是继续扩大产量,第二,希望进一步控制价格。未来有能力提供比供港更高的品质,同时一定可以低于供港的价格,这就是我们未来的目的、目标。(主持人郑紫豪)

Copyright © 2012-2018 澳门银河国际娱乐城_澳门银河国际网址_澳门银河国际棋牌官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