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明星娱乐>港台>正文

金马奖:内地电影锋芒毕露港台电影式微新人导演再受捧……

2019-03-08 来源:未知 责任编辑:-1 点击:

分享到:

  11月17日,第55届金马奖颁奖典礼落下了帷幕。《大象席地而坐》摘下金马奖最佳影片和最佳改编剧本的桂冠。《影》和《我不是药神》成为最大赢家:徐峥拿下最佳男主角,文牧野获得最佳新人导演,韩家女、钟伟、文牧野赢得最佳原著剧本;张艺谋拿下最佳导演,最佳视觉效果、最佳美术设计、最佳造型设计均被《影》获得。

  相较于以往热闹无比的颁奖典礼直播,今年的金马奖“并没怎么露面”,只有一些热搜话题榜上有名。此外颁奖礼上出现的敏感话题,使得官博“共青团中国”转发了2016年“中国,一点都不能少!”的微博,并引起了很多艺人、大V的纷纷转发。

  大家虽没有错过大部分奖项的颁布,但这届金马奖极有可能是未来两岸三地都不愿谈及的一届金马奖。而回归电影本身,这届金马奖又有哪些可圈可点的地方呢?

  回看本届金马奖的入围名单可见,内地影片占据了主流地位,港台地区影片数量出现了锐减。其中,张艺谋执导的《影》获得了最佳导演、最佳男主角、最佳女主角等12项提名,领跑本届金马奖。

  今年暑期大热的《我不是药神》入围了7项大奖,姜文的《邪不压正》获得了6项提名,胡波处女作《大象席地而坐》获得了6项提名,段奕宏主演的《暴雪将至》入围了6项大奖,毕赣执导的《地球最后的夜晚》获得了5项提名……

  很明显,入围大奖提名的内地影片数量远远超过了台湾和香港地区影片数量,并且很“能打”。

  同时,金马奖最具看点的最佳影片等重量级奖项的角逐,几乎都有内地影片的身影。最终,除了最佳女主角等几个奖项,有分量的大奖基本上都被内地影片收入囊下。

  而台湾地区影片中最受关注的影片《谁先爱上他的》入围了8项提名,紧随《影》之后,最终只拿下了最佳女主角、最佳剪辑、最佳原创电影歌曲几个奖项,难敌内地影片的锋芒。

  去年,台湾地区影片中还有《大佛普拉斯》和《血观音》令人眼前一亮,十分能打。但到了今年,唯有一部《谁先爱上他的》成为种子选手,台湾地区影片的竞争力明显有所减弱。

  再往前的几届金马奖,台湾地区影片的表现也不算可观,《八月》《推拿》《刺客聂隐娘》等影片揽走了一波大奖。

  客观来看,本届金马奖中内地影片占据了绝对主导位置,这对于台湾地区电影包括香港地区电影是一次警示,台湾地区电影包括香港地区电影出现了低潮期。

  近几年,全球电影圈都在力推新人,华语电影圈最具权威之一的金马奖也不例外。从第50届金马奖开始,新人导演的作品开始受到偏爱,《爸妈不在家》和《八月》都以处女作之姿拿下了最佳剧情长片的大奖。

  从本届金马奖入围的作品来看,除了张艺谋的《影》,其他作品基本都出自新人导演,新人导演占了8成。《地球最后的夜晚》也仅是导演毕赣的第二部作品。

  “2016年毕赣获奖后,2017年就来了100位新导演报名,这个数量太惊人了,法国新浪潮都达不到这样的数字。”金马奖执委会执行长闻天祥指出了电影史上罕见的一幕,越来越多的新人导演报名金马奖,希望成为下一个“毕赣”。

  作为华语电影界三大奖之首的金马奖,保持了“东方奥斯卡”应有的水准,备受电影业界与影迷瞩目。而内地影片自从1996年首度被纳入参赛范围之后,金马奖就成了内地电影产业发展现状的记录表。

  闻天祥表示,21世纪初的华语电影圈确实出现了许多优秀的类型片,“但后来发展到一定阶段时,大概2010年前后,评审们就会觉得乏善可陈,差不多够了。所以,又开始回头找人文精神了,金马奖是有这样一个曲线变化的。”

  《首席娱乐官》整理了大陆导演的作品(不含合拍片)在金马奖入围的影片数量以及金马奖报名影片数量,发现金马奖的曲线变化一定程度上反映了内地电影节的发展变化。

  1996-2003年,内地电影还未实现从国营到私营产业制的改革,不仅鲜有入围作品,金马奖的整体报名数量也很难超过百部。

  2003-2011年左右,随着改革的完成,大陆电影产业化开始不断发展。到了2011年前后,随着大陆电影产业的进一步发展,金马奖报名影片数量有了较大增幅,大陆影片入围数量也整体提高。

  随后,总局颁布了《关于加强海峡两岸电影合作管理的现行办法》,纯大陆电影报名金马奖的限制被解除。自此之后,内地电影报名金马奖的影片大幅增加,入围的影片数量也有很明显的提高。

  显然,运作了55年的金马奖与华语电影产业之间息息相关,金马奖纵横的曲线变化记录的是大陆电影产业的发展现状、华语电影产业的发展变化。

  不同于美国奥斯卡金像奖由各电影工会成员投票选出最终得奖名单,金马奖采取的是欧洲电影节的精英评审制度。

  其实最初,金马奖也想效仿奥斯卡金像奖的评奖机制,但当时的港台地区电影产业体系距离好莱坞的电影产业体系仍有巨大的差距。

  而现阶段,闻天祥与现任金马奖执委会主席李安认为金马奖采取欧洲电影节的精英团体评审制度,“是基于目前华语电影现状最为公平合理的做法”。

  一方面因为两岸三地电影工业体制未能完善形成奥斯卡那样众多电影工会的局面,另一方面因为精英团体评审制度能一定程度避免奥斯卡工会评审制度的不平衡性。

  但不可否认的是,金马奖评审极易受到评委个人审美、政治倾向等的影响,同时评委人员较少,容易出现强势引导弱势或者差异化较差的局面。

  相较之下,一些内地评奖机制屡屡受到质疑或者公信力不强,无法跟得上内地产业发展现状。或许这样畸形化发展的出现,归因于产业的突进或者政治有一定的影响。但毫无疑问的是,内地真的亟需改进评奖机制,为产业发展提供良性的促进作用。

  金马奖的评奖机制虽有其不可避免的缺陷,但却是最符合现阶段华语电影产业体系的评奖机制,有着一定的借鉴意义。

  此外,金马奖希望在艺术、商业之间寻得一个平衡点,促进电影产业的良性发展。并非更偏爱艺术片或者商业片,金马奖更看重的是影片本身的实力。能够脱颖而出的影片一定具有优质的闪光点,能够打动评审、获得评审的喜爱。

  不过目前看来,金马奖虽然被认为是华语电影最具有含金量的奖项,它仍然缺少更多元化、更具特色的类型电影。因此,增强包容性、多样性应当是金马奖未来发展的方向之一。

  纵观金马奖走过的几十个年头,即使有争议,其公正性与权威性确实是有分量的。希望未来金马奖会为大家选出更多优秀的华语电影,也推动华语电影产业更进一步地发展。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Copyright © 2012-2018 澳门银河国际娱乐城_澳门银河国际网址_澳门银河国际棋牌官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