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明星娱乐>港台>正文

台湾作家重视叙述耽于自我 内地作家肯于承受历史和现实的沉重 取

2019-06-01 来源:未知 责任编辑:-1 点击:

分享到:

  原标题:台湾作家重视叙述,耽于自我 内地作家肯于承受历史和现实的沉重 取长补短而不是排座次论等级,或许更好

  ■大陆不少文学青年是从台湾文学杂志《印刻》开始了解台湾作家群的,近年来,《印刻》也加大了对大陆作家的推介。

  台湾文学的大量引进弥补了大陆文学的缺失,但同时也造成了一种迷失——台湾作家是否就优于大陆作家?“在每年各类书展上,外国作家是一等作家,港台二等,大陆是三等,几乎每年是这种宣传模式。”周立民担忧,这种“台湾文学热”持续下去,会形成盲目崇拜,导致大陆作品的文学价值被低估。

  作家因为地区而被“分级”,台湾作家在书展上的待遇要优于大陆作家,这些问题的出现跟作家和文学本身关系不大,原因则源自,一是出版时间差所造成的错觉,二是浮躁的社会氛围。

  实际上,这几年出版的大都是台湾作家过去的存货或者成名作,真正的新作并不多。但因为读者都没有看过,才可以顺理成章地放在“新书”行列。于是,就出现了台湾作家“集大成”的作品与大陆作家一些“良莠不齐”的新作打擂台的情况——这样比较的结果,自然是前者更有优势。长此以往,读者也便形成了错觉,台湾作家的作品好像真的比较好。“像韩少功、阿城、余华这些作家的理论修养、文字,真的比张大春差吗?我看未必。”周立民感慨,韩少功等好的作家新作太少,宣传力度与台湾作家也差太多了。

  “我们历来的心理是外来的和尚好念经。”台湾作家天然的宣传优势令他们可以迅速占据推荐榜的头条。“现在的读书人,完全自主性的阅读者占比例不大,其实大家是在被动情况下阅读。你看无论哪家报纸的书评版也好,排行榜也好,你会发现推荐的书差不多,而且经常出现一本书获得多个文学奖的情况。”周立民认为,评价制度太过单一,一个书评说好大家就跟着说好,缺乏独立思考,也让这股台湾文学“风”刮得有点过头了。

  有学者把炒作“台湾文学热”的责任推给出版方,但出版社方面却表示,炒作“台湾文学”这样的概念并不现实,因为出版港台书籍随时都有被毙的可能,每个人都是摸着石头过河。从2006年开始就接触台湾作家的刘志凌说,在他们出版策划当中,从来都没有“台湾文学热”这样的概念。“我们是把台湾文学包容在华语文学的范畴里面的,并没有特别强调‘台湾’,不过后来有很多出版社跟风,他们做一茬是一茬,就容易形成这种炒作的误区。”而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方面表示,他们不会有专门策划台湾作者的编辑,“在具体考虑挑选作者时,我们其实不会区分是台湾作者还是大陆作者,标准是一样的,就是看作品是否有价值,这个是首要考虑因素。”

  刘志凌强调,出版方对于台湾文学的热情已经从2011年的最高点回复到正常水平,应该不会像过去那样大规模集中出版,而这几年培养起来的核心读者群大概有2-3万。“这群人喜欢台湾文学,喜欢华语文学,一开始因为很久没有读到新的作品,他们饥渴了,后来有了很满足。现在出版热度下降,对他们来说,是没有影响的。出得少了,没有那么热闹了,这两万人还是会买的。”而未来,比起台湾作品不断攀升的销售量,她更希望看到更多台湾二三线作家的作品出现在大陆市场。

  “台湾作家没有一个我喜欢的,他们有些有才的人,写别的还可以,一写小说就扭曲。我觉得他们文风扭捏不自然,有点矫情。”

  “只喜欢张大春,不喜欢大部分台湾作家,因为不大气。或许是胡兰成播下的种子,台湾作家皆过于重视语言本身,而忽略格局和思想,注重舌尖上的快感无法直抵脑门。喜欢张大春也仅限于他的随笔(包括唐诺)。”

  “‘外省第二代’的台湾作家非常羡慕大陆的作家有很多写小说的经历,羡慕王安忆、莫言这批同龄人。他会说,你们经历过上山下乡、“文革”,你们可以写伤痕,可以写苦难,但是我们没有。现在这批台湾作家确实没有很多的事件可以写。”

  “台湾作家重视叙述,耽于自我且富狂想力;内地作家肯于承受历史和现实的沉重,有雄浑的气魄,取长补短,而不是排座次、论等级或许更好。”

Copyright © 2012-2018 澳门银河国际娱乐城_澳门银河国际网址_澳门银河国际棋牌官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