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明星娱乐>港台>正文

代购众生相:有人一天卖百万 有人仅赚一顿饭钱

2019-05-26 来源:未知 责任编辑:-1 点击:

分享到:

  欧洲化妆品、日本马桶盖、澳洲奶粉……随着海淘的兴起,越来越多的海外消费品逐渐走进寻常百姓家,这也催生了代购行业,搅动一个万亿级的市场。

  他们善于和大品牌的专柜搞好关系,拿到折扣价,从一线城市买,卖到二线城市;或者在海外市场风促销扫货,卖到国内市场,赚取差价。如今,这门行走在灰色地带的生意,将在相关法规的推动下,走向台前,代购何去何从?

  35岁的微商李铃(应采访者要求,为化名)在代购界颇有名气,从2006年离开某知名外企全职从事代购,至今已有12年。

  李铃告诉记者,12年前代购还没现在这样流行,当时,由于对工作待遇不满意,而大学认识的一个学长在易趣网开店也一直怂恿她辞职开店,但苦于没有好的资源也没有付诸行动。

  就在那一年回安徽老家过春节,给家人买护肤品时,偶然发现北京的一些商场买东西有积分折扣,于是就把自己手上的三万块钱全拿来进货做代购,开了自己的淘宝店。

  李铃说,最初她的进货渠道全部来源于北京的各大商场,“当年的北京,代购还很少,商场多活动也多,都求着代购买,给的赠品也非常可观”。

  开店之初,李铃夫妻两都是兼职维系夫妻店的生意,半年后业务量逐渐增多,李铃就辞职全职做代购了。“工资比上班高多了,至少高了两倍。”她说。

  线年参加了双十一和双十二的淘宝活动。“人数暴涨,因为淘宝会给流量,后续流量大了就会赚钱,最高是2012年双十二一天就卖了120万。”

  但李铃却并不认为代购的前景一片明朗。她说,由于互联网的开放,价格渠道都很透明,代购越来越难做。

  “尤其是国内专柜代购还要牵扯到关系和钱,和专柜店长主管好才能拿到货。”“他们任务完成不了的时候求着你,你也要入,压钱很多。”李铃也坦言,经营中最大的担心并不是顾客评价,最害怕的是品牌出问题,或者刚进完货原价就降价了。

  到香港求学的“学生党”于慧(应采访对象要求,为化名)做了一年多的代购,她的代购对象基本是通过自己的亲朋好友在朋友圈发布二维码名片滚雪球式的聚集而来,组建微信代购群后,通过微信交易。

  作为从内地去香港学习的学生,于慧周围做代购的同学不在少数,最简单的方式,即便是回一趟深圳,一些学生也会顺便有偿帮朋友带东西。但大家对代购这件事交流的并不多,甚至是“讳莫如深”有很多顾及。“如果是做代购大家也会相互屏蔽,不然定价有问题大家也会一清二楚。”

  于慧说,做代购是的初衷是赚钱,挣点再港读书的零花钱。但是由于竞争激烈,这项工作非常辛苦,已经到了“累且不赚钱”的地步,大多数时候,顺便带一趟货到深圳,“挣的钱基本只够在深圳吃一顿”。

  于慧告诉记者,香港代购的人多,查的也比较严格,代购效率比较低,因此在9月1日相关法规出台后,她担心会有个人风险,影响自己在港求学的前途,于是就解散了几百人的微信群,放弃做代购了。

  说到代购,欧美扫货到国内销售也是主流方式之一,从事代购两年的重庆妹刘蔷(应采访者要求,为化名)告诉记者,因“发小”留学欧洲,把她带入到代购行业,离开了工作数年的文化行业。

  刘蔷说,一般而言,海外代购大部分是2~3人做,6~7人规模的,已经是很大的规模代购商。她自己的代购就是朋友负责在欧洲扫货,自己在国内负责找到买家。

  刘蔷说,大平台的代购产品丰富,货源稳定,三两个人的代购“小分队”做的是朋友生意,有点在于可信度高,产品品质可靠。旅居国外的中国人或者留学生,不少都在涉足代购生意,赚取国内外的市场差价。

  “代购在很多人眼里很美,但其实大多是代购都是顶着大风险赚小钱。”她告诉记者,如今,由于国内跨境电商平台的发展,让大多数奢侈品价格基本曝光,往往只有靠在国外市场打折季入手,才可能赚到钱,算上各种成本,其实净利润只有十几个点。

  刘蔷说,代购监管日趋严格,如果小规模的代购没了生存空间,那么海淘产品价格势必会上涨。

  代购“产业”的起步阶段大约在2005年。最开始大多是留学生或者是在国外工作的人,回国的时候顺便帮亲戚朋友带一些当时的稀罕物件,比如手表、皮包、首饰或者化妆品。

  当越来越多的境外导游和空姐也随之加入这一行业,一些头脑聪明的人嗅到商机,特意穿梭两地之间做起了职业代购,在国外低价购入商品,加价卖出,以此赚取差价。甚至有的开起买手店。

  9月19日,国内知名电商智库——电子商务研究中心发布《2018年(上)中国跨境电商市场数据监测报告》显示,2018上半年中国跨境进口电商交易规模达1.03万亿元,同比增长19.4%,预计2018全年将达到1.9万亿元。截至2018年6月底,我国经常进行跨境网购的用户达7500万人,人数大幅度增长。预计到2018年底用户数量将达8800万人。

  此外,据财富品质研究院统计,2016年中国人买走了全球近一半的奢侈品,达到1204亿美元。预计到2020年,中国消费者境外奢侈品消费将达到1万亿人民币。

  李婉薇是澳大利亚悉尼大学的一名留学生,她介绍,目前业内估计,仅在澳大利亚就大约有五六万华人在从事代购业务。而此前也有分析机构统计,2016年澳洲的代购者,就向中国内的消费者销了6亿美元的产品。

  一边是市场的快速增长,另一边确是隐忧重重。在市场野蛮生长之下,“代购”背后鱼龙混杂、假货泛滥、缺乏第三方监管等问题也日渐突出。

  “真正的代购,售价不低,货源紧缺,但是代购门槛低,以至于越来越多人加入代购大军,真代购、假代购鱼龙混杂。”李婉薇介绍,以澳洲比较火的保健产品swisse蔓越莓为例,目前国内部分代购标出的价格低至70~80人民币,同样含量30片,但是在澳洲,就算是特殊打折季,也只能买到17.99澳币左右,一般药店的价格是在23.99澳币,按照如今的汇率,价格也就是近90-100人民币,此外还有邮费、扫货的人工费、车油费、停车费等等。

  业内表示,面对代购的高需求增长,一些不法商家会利用消费者对海外商品的不熟悉对产品进行替换以次充好、以假充真来获得高额利润。同样,目前的代购市场,几乎也无售后保障。有些国外的商品在国内没有售后服务点,需要维权只有通过原先的代购者进行,这也是导致代购纠纷的主要原因之一。

  中消协发布的2017年“双11”网络购物调查体验情况通报结果显示,“海淘”商品涉嫌仿冒较多,涉及业内多个代购平台。

  据电子商务消费纠纷调解平台(原中国电子商务消费纠纷调解平台)收到的全国网络消费用户投诉案例库显示,2017年,对于国内跨境电商(主要为跨境进口电商)的投诉占投诉总量的12.98%,同比增长1.37%。

  此外,随着代购业的发展,关税问题也是一大问题。因为如果合法缴税,代购产业的价格优势将不再那么明显。所以面对高额利润,早期的代购业务普遍存在着偷税避税的问题。

  郑重声明:东方财富网发布此信息的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与本站立场无关。

  富时罗素宣布首批纳入指数的A股名单 千余只A股进入外资配置股票池!查看名单!

  A股顺利致“富”!1097只A股刚刚入选!两份名单收好 月底开始2000亿资金进场扫货 万亿资金正在赶来

  富时罗素宣布首批纳入指数的A股名单 千余只A股进入外资配置股票池!查看名单!

Copyright © 2012-2018 澳门银河国际娱乐城_澳门银河国际网址_澳门银河国际棋牌官网 版权所有